1. 首页 备孕 怀孕 孕早期 孕中期 孕晚期 分娩

当前位置:主页 > 备孕 > 内容

走進廣西柳州螺螄粉生産集聚區——“螺螄粉小吃不‘小’!”(欣
发布日期:2022-04-16 18:46   来源:未知   阅读:

  發展産業一定要有特色。螺螄粉就是特色,抓住了大家的胃,做成了舌尖上的産業。要繼續走品牌化道路,同時堅持高品質、把住高標準。我相信,將來螺螄粉産業會有更大的發展前景。

  2月的柳江,細雨濛濛。廣西柳州街頭巷尾,四處可見螺螄粉店。“鮮辣酸爽燙”的螺螄粉,近年風靡全國、走向世界,成為柳州的一張金名片。

  2021年4月26日,習總書記在考察柳州螺螄粉生産集聚區時叮囑大家:“發展産業一定要有特色。螺螄粉就是特色,抓住了大家的胃,做成了舌尖上的産業。要繼續走品牌化道路,同時堅持高品質、把住高標準。我相信,將來螺螄粉産業會有更大的發展前景。”

  近日,記者來到柳州螺螄粉生産集聚區,這裡一派繁忙景象,加工、檢驗、包裝、採購、直播……

  快吃午飯了,廣西善元食品有限公司包裝車間內,傳送帶的速度緩緩降下來。記者數了數,即便此時,每分鐘下線的螺螄粉也有480多包。

  32歲的外包車間工人覃佩佩告訴記者:“能在廠裏親眼見到總書記,我和工友都很激動!螺螄粉,小吃不‘小’!”回憶習總書記察看螺螄粉生産流程時的那天,覃佩佩一臉興奮。作為兩個孩子的媽媽,她對生活很滿足:“每天都過得特別充實,旺季時一個月能掙到五六千元,淡季時也有3000多元,幸福感滿滿的!”

  在不遠處的配料生産區,公司副總經理李孟身著工裝,緊盯電錶和燃氣表,他將最新的讀數抄在本子上,點了點頭。煮好一碗螺螄粉,湯底是關鍵。幾個月前,企業更新了熬湯設備,能耗降了一大截。

  “以前的熬湯鍋,一次最多熬製700斤湯底,熬一鍋至少五六個小時,電費開支超過百元。”成本一直是李孟的心病,改用最新的高溫高壓熬湯鍋後,用天然氣作熱源,他省心多了,“這批國産新設備线個小時,能耗成本降到了百元以內。”

  柳州人“嗜螺”“嗦粉”,兩種愛好一碰撞,就有了“螺螄粉”這種特色小吃。柳州是典型的工業城市。早些年,廠子趕訂單,工人們早、中、晚“三班倒”。許多下中班和上晚班的工人要吃夜宵,日子一長,撐起了大大小小的螺螄粉店。

  2014年,首款袋裝螺螄粉問世。原先不易保存儲運的本土美味,自此走向全國。

  螺螄粉的生意咋樣?柳州市商務局副局長賈建功心裏有數。2014年,柳州螺螄粉生産企業只有1家;到2021年底,這個數字變成了127家。一碗螺螄粉,創造的就業崗位超過30萬個,帶動了包括大米、竹筍、豆角、木耳在內數十萬畝原材料基地的發展,形成覆蓋農業、食品工業、電子商務等領域的産業鏈。

  初步統計,2021年,柳州螺螄粉全産業鏈銷售收入達到501.6億元,同比增長40%。

  螺螄粉産業興旺,吸引了一批創業者。政府建起螺螄粉生産集聚區,讓企業既可“八仙過海”,又能“唇齒相依”。

  2021年夏天,廣西潮貨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突然接到一筆近15萬包螺螄粉的大單。幾天內就要發貨,自身産能卻見了頂。為避免爽約,企業負責人向同行求助。隔壁的清鑫食品科技有限公司果斷伸出援手,勻出每天5萬包的産能,幫其渡過了難關。

  “習總書記考察時,叮囑我們螺螄粉‘要繼續走品牌化道路’。我想,這個‘品牌’既包括單個企業,也包括‘柳州螺螄粉’整體。”清鑫食品科技有限公司生産總監魏剛説,大家良性競爭、互相幫襯,“柳州螺螄粉”才會叫得更響。

  為了幫助企業檢測産品的亞硝酸鹽、致病菌、農獸藥殘留物等指標,柳州市品質檢驗檢測研究中心在集聚區設了一個質檢服務站,宮辛玲是負責人。這位化學博士是真辛苦:服務站和實驗室位於柳州城兩端,5年多來,宮辛玲兩頭奔波運送檢驗檢疫樣品,為企業省了不少事。

  “總書記考察時特別強調‘要把住品質安全關’。螺螄粉是舌尖上的産業,越紅火,我們越要把好關,讓企業和消費者心裏踏實。”宮辛玲指指胸前的黨徽説。

  從生産集聚區大門往北走900多米,有一大片新廠房,最東側是幾排深達四五米的水泥池。“新廠區投産後,這兒的每個池子一次可以腌制100噸酸筍或者酸豆角,都是新口味呢!”呂珍笑著説。2017年起,由她擔任企劃部經理的廣西川香坊食品有限公司就開始為其他螺螄粉企業供應配料。這些天,她正忙著開發新産品,抓住更多年輕人的“胃”。

  “總書記來的那天下著小雨,但大家的心都像剛吃完螺螄粉一樣熱乎。必須擼起袖子,擦亮我們的金字招牌!”呂珍説。

  把“小米粉”做成“大産業”,民營企業一頭接著田間、一頭連著全球,作用不小。

  記者趕到柳州市太陽村鎮百樂村,只見村裏一棟棟白墻青瓦的小樓,被晚霞映襯得越發漂亮。

  “85後”村民黃春俊介紹,這些樓房大多是近年蓋起來的。酸筍是螺螄粉的“靈魂級”配料,村後山上盛産的竹筍,恰是製作酸筍的絕佳原料。村民們把竹筍挖了賣給企業,每畝山地年均增收2000—4000元。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年輕人返鄉就業,黃春俊是其中一員。“大夥琢磨,要搞竹筍深加工,提升附加值呢!”他説,“總書記對螺螄粉産業的關心,對農民增收的牽掛,給我們帶來致富的底氣和福氣!”

  廣西螺霸王食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姚漢霖盤點了一下經營情況。他告訴記者,今年1月,公司在手訂單是去年同期的3倍以上。“螺霸王”系列産品遠銷美國、馬來西亞、墨西哥、澳大利亞等國家市場,覆蓋國家和地區增加到40多個。

  “總書記説,將來螺螄粉産業會有更大的發展前景。對我們企業而言,這是鼓勵,更是責任。”姚漢霖認為,真金不怕火煉,只要扎紮實實在高品質、高標準上下功夫,定能讓螺螄粉火遍全球。

  前不久,廣西善元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陳生做了個決定,要引進可降解包裝材料。雖然外包裝、産成品成本都會上升,但他相信可以通過精細化管理等方式消化這些成本。

  “短期成本上升是小賬,促進行業綠色可持續發展才是大賬。”陳生説,“我們小企業也得有‘大格局’。”

  企業大格局,産業大發展。螺螄粉遠銷各地,“金鳳凰”紛至遝來。在柳州螺螄粉生産集聚區,除了純正的柳州話,浙江、安徽、福建、江西、湖南、四川、陜西等地的方言也都能聽到。

  關於我們外宣服務與廣告服務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舉報流程